卷卷的云

  蓝曦臣一直觉得自从射日之征结束之后,叔父就有点怪怪的。

  比如说蓝曦臣向叔父询问族中事物的时候,叔父并不会插手,只会说,

  “曦臣,你已继任家主,族中事物变应由你一人裁定。”

  不仅仅只是如此,蓝曦臣还发现叔父总是盯着屋外的一棵玉兰树出神,有的时候在喃喃自语,蓝曦臣只能听见什么“想你”,“早知如此”,“不该听你的”之类的。

  直到有一天,蓝曦臣去叔父的寝房,不经意间看到,露出一角,尚未完全卷起的一幅画,画的一个小小角落里,印着一个浅浅的,几乎没有痕迹的图案。

  如果在十几年前,看见的人一定不会大吃一惊,毕竟那个图案,是凌驾于仙门百家的,当世最强大的家族,岐山温氏的家族徽记,太阳纹。

  然而,射日之征后,炎阳陨落,世间再无太阳纹。

  可是,就在今天,蓝曦臣在叔父的房间看到了,他心下大惊,双手不由自主地展开了那幅画。

  这是一幅肖像画,画中人身穿一袭姑苏蓝氏嫡系的服饰,令人惊讶的是那人隽秀清雅的面容上并未佩戴卷云抹额。

  画中人年岁虽年轻,蓝曦臣还是一眼便认出,此人便是年轻时的叔父。

  画的最右侧,是一行小字。

  岐山温氏子翎予姑苏蓝氏子祁

  愿天不老,情难绝。

  据蓝曦臣所知,当年,岐山温氏宗主名翎字若寒。